熹扬

启明星暗淡,晨光熹微.

@以棽(浸泡在黄颜料里的棽)
卑微奢求它能充当预告,我还没码完,英语又在跟我发骚。哭唧唧(´;︵;`)

假装更新?... 咕咕!
谁能想到打底的蓝色是黑枸杞玫瑰花茶呢,蛮好喝惹。
拍照技术垃圾、字丑勿喷嗷。💓

冰秋小文(番外):论那些年的骚操作

(1)

是周六。

下午五点走进四一面馆,可以看到两位男子:

一脸担忧的洛冰河,和他对面泪眼婆娑的沈清秋。

沈清秋为什么会哭?洛冰河对他做了什么?终于太阳他(划掉)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这,就要从十分钟前说起了。


十分钟前,某十字路口出现了一个穿短裤的少年。洛冰河赶忙跑过去,一个一看就很假的摔倒,扑向沈清秋怀中。

“师尊,你为什么要穿短裤呢?今天可是降温了。”洛冰河气鼓鼓的,有点可爱。

“我知道,但你不是说要看我有没有腿毛吗?诺。”沈清秋刚准备踢起脚,展示自己的美腿,就被洛冰河一把抱住。

“对不起师尊,我让你受凉了。”只闻洛冰河带有哭腔,很自责的亚子。不一会又松开怀抱,一副准备脱裤子的亚子。

沈清秋:“!??你干嘛呢,公共场合注意一下啊!”

“我怕师尊着凉...师尊,你不介意穿我的裤子吧?”

“???”

只见洛冰河解开了裤带,沈清秋赶紧阻止:“不需要了谢谢你啊...”说着,给洛冰河系起裤带。

洛冰河愣住了,耳尖渐渐染上红色。

“师尊,你——”

“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

窝窝头的叫卖声打断了洛冰河的话。没人知道那窝窝头的老板娘狗粮已经吃饱了。

“冰河,吃窝窝头吗?”

“师尊吃我就吃。”

“那好咱去吃酸辣粉。”

洛冰河跟着沈清秋屁颠屁颠地走了,留窝窝头老板娘独自“???”。


四一面馆并不远。

洛冰河看着老板娘端上一碗酸辣粉,看着沈清秋吃得香喷喷,看着沈清秋的辣油红唇,吞了吞口水:

“师尊,我也想吃..”

沈清秋二话不说夹了一条粉喂给了洛冰河。

洛冰河一边默默羞涩,一边品尝,发表了建议:“师尊,我觉得这酸辣粉太辣了,你少吃点。”

沈清秋抬头瞄了他一眼:“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就觉得它很好吃。”

说着,他又嗦了一口。

结果,他呛着了,呛得泪眼婆娑……

“哎呀师尊我说了太辣了吧,不行不行不能吃了......”

(所以今天的沈老师仍然没有被洛冰河太阳。)


出门的时候,看到了一群小盆友和一个外卖小哥打卡片。

沈清秋忍不住噗呲一笑,大喊:“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赶紧拉着洛冰河跑掉了。

秋日的阳光落在了沈清秋的墨发上,洗发水的香味顺着风飘入了洛冰河的鼻中。沈清秋仍牵着他的手向前奔去。有些恍惚,像梦一般。但真好,所爱之人这样美好:洛冰河想。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此生无憾啊啊啊!


(2)

据某油头少女叙述,在那黑皮女孩家里的跑步机上发生了一件惨案。

当沈姓少年在跑步机上开始跑步时,洛姓少年突然参与进去,男后加男,与沈姓少年前胸贴后背地奔跑起来。

以至于两分钟后,两人满头是汗,大口喘气,衣冠不整地瘫倒在沙发上。

唉,究竟发生了什么?真是让人浮想联翩呢。



冰秋小文(三):论如何调戏同桌

嘿,是我

ooc,辣鸡文笔,喷轻点蟹蟹

⬇️文

————————————————————

熹扬,江湖人称“油头女孩”。

而她的同桌, @以棽 ,江湖人称“黑皮女孩”。

她们,有幸成为了冰秋的前桌……


课间,没有师尊陪伴的日子,甚是空虚。

洛冰河只好独守空座。

突然,前面的桌子窜出一颗油头和一抹黑,在做作业的亚子。

过了一会儿,只见油头的手慢慢垂了下来,伸向了那抹黑的腿,搭上之时,又迅速摩擦起来——整个过程,熟练至极,快、准、狠!

待黑皮女孩反应过来时,她一惊:“啊!”

洛冰河:??不太聪明的亚子?

而那只黑乎乎的手也赶紧摸了回去。

油头倒是蛮淡定的,她注意到了洛冰河的目光,回眸猥琐一笑:

“小伙子,看呆了吧。告诉你,此招为【摸大腿】,用于调戏心仪之人最为合适。不过,此招可讲究快准狠……怎样,要不要试一试?”

洛冰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此时,沈清秋回来了,刚坐上座位,就被洛冰河一扑:

“师尊!我好想你…”

沈清秋看到前桌两人的姨母笑,尴尬地搓了搓发际线:“我就上了个厕所...…”

{不愿透露姓名的秃头熹某爱心提示:不要学沈清秋搓发际线哦,发际线会越来越高der。}

这节是美术课,画完画就可以自习了。

沈清秋在看书。

洛冰河在认真练习偷偷学来的招数。

似乎是时候了!

洛冰河伸出了罪恶之手,动作一气呵成,不愧是他!但他摸上了,就不愿意停了。

以至于沈清秋一愣,控制住想甩洛冰河一巴掌的手,停在了自己脸旁时,质问道:“还不停下来,你还想往哪儿摸?”

洛冰河自带师尊专属滤镜,此时他眼中的师尊是介样的:

美丽动人的清秋娇羞地用兰花指遮住面庞,羞答答地轻启薄唇——讨厌啦~快点停下来——不要往那里摸啊!(沈清秋:我™…现实和这种想象完全搭不上边啊喂!)

洛冰河抑制住鼻血,一脸天真无邪:“师尊,你的腿真是腿中极品呢!”

沈清秋:(冷漠)这种夸奖我一点也不想要有。

“我可以看看师尊有没有腿毛吗?”

“洛冰河!你…”

还没有开始批评,洛冰河就一脸委屈:“师尊,怎么了?”

好可…不行!必须要教育!我好歹是你师尊!

“你怎么可以乱摸别人呢?”

“师尊不是别人,也不行吗?我不会摸别人的,我只会摸师尊。”

沈清秋:谢谢你哦我一点也感动不起来呢。

但是洛冰河委屈巴巴,怎么让人狠得下心去呢?

沈清秋叹了一口气:“行行行吧。我没有腿毛你不用看了。”

洛冰河仍不泄气:“师尊,我想看嘛~”

“下次再说。”

“嗯嗯!”


吃瓜全程的油头女孩和黑皮女孩对视一笑,只有她们彼此之间才知道,对方在美术课上给后桌两人画了什么虎狼之图…

————————————————————

油头和黑皮总有一天要被沈清秋找来算账:原来是你俩教坏了洛冰河。

沙发什么的,留给 @以棽 蟹蟹

蟹蟹观看💕


沙雕小漫《广告》。
辣鸡画技我也只能这样了🤣
有点像《小绿和小蓝》对吧,
我觉得蛮可爱的。
灵感很早之前就有了,终于画出来了。
蟹蟹观看。

冰秋文番外:论沈老师日常羞耻心爆棚(?)

冰秋文番外?设定交往后。

辣鸡文笔,ooc鸭。

@以棽  @傒䰼

文⬇️⬇️

———————————————————

  逛完超市后,洛冰河提着一大袋零食跑进了xx舞蹈室。

  为什么?

  师尊最近心血来潮学起了舞蹈。

  为什么?

  没人知道。

  洛冰河走进房间,只有师尊一个人扶在杆子上压腿。两只手拼命往前伸的亚子不要太反差萌!

  待洛冰河悄咪咪用手机拍了很多张照片,沈清秋才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冰河,你来做什么?”这时候,洛冰河应该是忙着的。

  “来看看师尊嘛,还是说...师尊不想看到我?”wc怎么没说两句就要开始嘤嘤嘤了,沈清秋扶额:“没有,你过来吧。”

  洛冰河走了过去,委屈巴巴地看着沈清秋。只见沈清秋举起骨节分明的手,盖在自己的头上摸了一摸。果然,摸头杀不是盖的,沈清秋似乎看到洛冰河隐形的尾巴在蹦迪,便继续说道:“你在旁边等我一会儿,压完腿,我们一起回家。”

  “嗯嗯!”洛冰河听话地在沈清秋身后站着了。

  沈清秋却尴尬不已,洛冰河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后背),别说一点也不自在,压腿什么的好羞耻啊啊啊!

  沈清秋微微后仰,抬头90度(???)试图望天静静,却不想对上了洛冰河凑过来的脑袋上好奇的视线。

  这一秒,沈清秋愣住了,洛冰河却神速反应过来,冒着被打而涨爽度的风险,很直接地涨了爽度——他,亲了师尊!然后迅速收了回来。

  而沈清秋,一直处于懵逼的状态。

  ???

  !!!

  终于反应过来了,还没开口,便听到背后幽幽传来洛冰河委屈巴巴的声音:“师尊总是不主动亲我,就只好我主动亲师尊了...”

(回忆结束)

  n天后,沈清秋莫名其妙地想起了这件事,莫名其妙地有些心虚,便趿拉着拖鞋走进了厨房。

  “师尊,有什么事吗?”听到沈清秋的脚步声,洛冰河停下切菜,看向沈清秋。

  “没事,你继续切菜。”话是这么说,沈清秋却越走越近,停在了洛冰河的右边。

  可洛冰河偏头时,只看到师尊的头搭在自己的右肩上往前够。

  ?

  师尊的脸又霎时变得通红,愣了两秒后跑回了客厅。

  ???

  “师尊,你怎么了?”洛冰河跟了过去。

  沈清秋没有说话。

  你以为我会把我终于想主动亲你一回了,但因为身高和你的宽肩,我嘴唇够不着你的脸的事说出来吗?

  不会!

  洛冰河看着生着闷气的师尊,仍然很懵:“师尊你到底怎么了,快说啊!”又慌慌张张地问:“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师尊...”

  沈清秋看到洛冰河又要嘤嘤嘤了,挠了挠头,丢掉羞耻心地抓住了洛冰河的衣领,够上头去蜻蜓点水般吻了洛冰河的嘴,又飞速缩了回来。

  洛冰河一愣,明白了刚才的小尴尬。

  然后,有些羞涩地说:“师尊,我想...”

  沈清秋红了脸:“不可以!你在做饭!”

  “可是是你先——”

  沈清秋往洛冰河那儿一瞪,洛冰河就闭了嘴,钻进厨房里去了。

  可是不一会儿,厨房里又传出声音:

  “那师尊,晚上探讨一下?”

  沈清秋手边的枕头飞了出去,

  “鲧!”

我:(拉住冰妹)好嘞我们鲧得圆润点。

————————————————————

肩宽是我,暴雨中哭泣(´;︵;`)

所以说正文是交往前的,番外是(实在等不及想写的)交往后der(吧)

蟹蟹观看。

冰秋小文(二):论如何成为暗恋对象的徒弟

大家好我又来了。

必备ooc,私设,辣鸡文笔。

洛冰河是英语课代表,

沈清秋是语文课代表。

“灵感来源于生活”, @以棽 是我老婆,我们一起经历的因吹斯听的事会加入进来,所以有些内容会一样🌝

⬇️⬇️

————————————————————

  半夜被冷风吹醒真的不是什么美好体验,更何况还打断了那么美好的梦!

  洛冰河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是想想梦到了如花似玉的清秋学长... “嘻嘻嘻!”孩子兴奋得后半夜都没有睡着,顶着黑眼圈去了学校。

 

  其实,洛冰河一开始跳级到高二(10)班时是很不屑的。

  “感觉会很无聊,无趣的学长学姐。”洛冰河自我介绍时这么想着,环视整个教室,刚好对上了抬头看黑板的沈清秋的视线。

  沈清秋位置靠窗,如墨的黑发被晨曦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辉,洁白的衬衫一尘不染,温和儒雅的气质迷得洛冰河移不开眼。

  沈清秋又没有缘由地轻轻一笑。

  “扑通!”小鹿乱撞了,讲台上的少年耳尖染上红色,内心深处传来一个声音:

  “真香!”

  洛冰河光荣当上了英语课代表,与班长熹扬打探情报——沈清秋是语文课代表。

  “作业答案是凝聚一个班人心的法宝。洛冰河我告诉你啊,我们这个一点也不团结的班只有在互抄作业时最团结。没有什么是答案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熹扬拉着洛冰河传授在班上与同学相处的歪理,洛冰河听得一本正经,已经打好了小算盘。

  洛冰河幸运地成为了沈清秋的同桌,有幸近距离观察这位学长。除了偷偷犯花痴,洛冰河还发现,这位语文课代表是一位真•认真听讲的学霸。

  除了英语——唯一的一科,唯一的不擅长。

 

  顶着黑眼圈,洛冰河早早去了学校。没想到沈清秋已经在座位上坐着了。做了几天的同桌,除了该说的话,没一句是多说的,算是一个好机会?洛•假装不会•心机boy•冰河掏出了昨天晚上的语文作业:

  “学长,你可以给我指点一下昨晚的语文作业吗?”

  沈清秋闻声转头,一下子就对上了洛冰河那亮晶晶的眼睛。一瞬间脑中狂刷弹幕“这是个什么可爱玩意”,表面上冷静地轻咳一声:“给我看看吧。”

  洛冰河高兴地凑过去,无形的狗尾巴疯狂摇晃,持续到沈清秋讲完那道题。

  沈清秋摆出一副学长的风范:“以后有题不会也可以来问我。”洛冰河受宠若惊:“谢谢学长!那……我可以拜学长为师吗?”

  沈清秋有点惊讶:“为什么?”

  “因…因为学长是第一个这么耐心地指导我的人,我很感动,所以……当然学长不愿意就算了…”说着说着,洛冰河的眼角泛起泪花。沈清秋(似乎发现洛冰河什么不得了的功能)心软了:“我愿意啊你别哭,以后你就是我徒弟了行吗?”

  “真的吗?”

  “不能再真了!”

  “那…那……”洛冰河一下子收住眼泪,改为有着四分娇羞三分扭捏三分期待,“学长…我可以叫你师尊吗?”

  “都行,随你。”

  “师尊~”

  “嗯。”沈清秋只觉得有些羞耻,有些中二,不想洛冰河又说:

  “那师尊,以后我的所有作业答案都归你了,我一定会早早做完作业给你抄的!”

  沈清秋有点感动,特别是到后来发现洛冰河的作业只给他一个人抄。

  沈清秋推辞道:“不用了。”

  洛冰河又迅速落下金豆豆:“师尊是嫌弃我吗……”

  沈清秋有点无奈,厚着脸皮吩咐:“那好吧。其实你…只需要把英语的…给我就好了……”想想又说道:“我的语文也会给你抄的。”

  “嗯嗯!”洛冰河激动地点点头,计划通✔️还收获了师尊的语文作业,终于迈出“脱单”的第一步了!

  沈清秋也很欣慰,收了一个颜值高的徒弟还附赠英语作业,全然不知在未来的某一天自己会被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徒弟,太阳☀️。

(沈清秋:再您喵了个王八羔子的见👋)

————————————————————

那个拜师的套路是我本人经历过的,但当时并不是套路。我师父把他的数学作业直接扔过来给我抄,当年年少不懂事,实在被感动到了,脑袋一热拜了师……

大家也可以试试🌝😂

蟹蟹观看❤️❤️

冰秋文(一):论遇到学长后应该说的第二句话。

一个灵感, @以棽 给der

ooc,私设如山,辣鸡🐔文笔什么的必须要有der

喷轻点蟹蟹

⬇️⬇️🌚🌝

————————————————————

  竹林摇曳,风拂过耳尖。

  洛冰河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身着一袭古代黑衣,长发编了个辫子搭在肩上——

  王德发?!!老子穿越了?

  只好在竹林中继续前行,只见一位青衣男子立在远处,同是如墨的长发随风飘扬。走进一看,竟是清秋学长!?真好,清秋学长也穿越了!洛冰河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打了个招呼:“学长好!”

  沈清秋偏头一愣:“嗯?”

  洛冰河却没有注意到,心里打着小算盘:既然穿越了表白什么的也是可以的对吧...

  沈清秋见洛冰河不再说话,径直离开。洛冰河连忙赶上去,指尖拉住沈清秋的衣角,低着红透了的脸,轻轻说了句:

  “我喜欢你...”

  沈清秋猛地一停,愣在原地,错愕地回过头来看向洛冰河,耳尖却悄咪咪的红了。忍不住轻轻揪了几下洛冰河软fufu、红彤彤的脸蛋,继而放下手拉住洛冰河的手——十指相扣。他小声地“嗯”了一声。

  这下洛冰河懵逼了。紧接而来的是兴奋、激动!

  兴奋激动的泪水“哗啦啦”流了下来。洛冰河情不自禁地想冲上去熊抱学长。刚迈出一步,就——

  醒了。

  梦醒了。

  乌漆麻黑的卧室里传出一声响亮的:

  “艹!”

————————————————————

看到这里就会知道!

设定什么的,现代校园,跳级学弟和学长(姨母笑)

算是糖里带玻璃渣?

大概是短小的合集。

标题没想好(是的没错就是这样),先叫冰秋文吧。

蟹蟹观看❤️❤️

我的笔友沈清秋【改正&翻译】

又是我,我剪短发了!开心ing...

上一篇错的好多😂,蟹蟹大家给我指出错误吖。

但我上一篇不想删。

这一篇改了改,还有翻译,虽然 @兰罂 小可爱已经翻过了,但我自己的会有一些小吐槽什么的...吧

下面↓↓

————————————————————

My pen friend


My pen friend is Shen Qingqiu. He is a teacher comes from Cangqiongshan. Let me tell you what he looks like .First of all ,he has long straight black hair .And he always dresses in green .He is really handsome ! I like him because he is friendly to everyone . But sometimes ,he is strict with his students . Oh ! And he is good at zhuangB-ing .


Luo Binghe is his favorite student . And Luo Binghe is his husband . But Luo Binghe likes crying ! He always Yingyingying . Shen Qingqiu always worries about it . But they really love each other .


Ah ,I want to go to bed with Shen Qingqiu. But Luo Binghe will kill me . And I think Shen Qingqiu likes Luo Binghe's big mushroom a lot .(Shen Qingqiu:I'm not ,I don 't have !)


I love Shen Qingqiu!


我的笔友


沈清秋是我的笔友。他是一位来自苍穹山的老师(师尊)。让我来告诉你他长什么样子。首先,他有一头又长又直的黑发(飘柔,你值得拥有)。他总是穿着一件绿色的衣服。他是真的帅!!我喜欢他是因为他对每个人都很友好(温柔)。但有时,他对他的学生(徒弟)很严格。对了!他还很擅长装B。


洛冰河是他最喜欢的学生(徒弟)。而且洛冰河是他的丈夫(相公)。但是洛冰河特别喜欢哭!他总是嘤嘤嘤。沈清秋总是为这件事而烦恼(这令沈清秋很烦恼)。但他们真的很相爱。


啊,我想和沈清秋上床。但洛冰河会杀了我(把我削成人棍)。而且我认为沈清秋更喜欢洛冰河的大蘑菇(洛天柱)。(沈清秋:我不是我没有!)


我爱沈清秋!

————————————————————

蟹蟹大家的观看和喜欢吖

想开个坑...

在甘罗和婴、冰秋间犹豫不决.

不知道你们更喜欢哪个吖?

笔芯♥


我的笔友沈清秋🌚

英语补课时老师让写的作文,什么最喜欢的人..

肯定是我沈老师啦!

在皮断节操的边缘徘徊,幸亏老师没改🌝

不过改动了。。很多,很猥琐(I think)


辣鸡英语啊,

喷的时候轻点(ಥ_ಥ)

欢迎提出语法错误!

蟹蟹


作文

↓↓

——————————————————————————————

My pen friend


My pen friend is Shen Qingqiu. He is a teacher comes from Cangqiongshan. Let me what he looks like .First at all ,he has long straight blank hair .And he always wears a green dress .He is really handsome ! I like him because he is friendly to everyone . But sometimes ,he is strict with his students . Oh ! And he is good at zhuangB-ing .


Luo Binghe is his favorite student . And Luo Binghe is his husband . But Luo Binghe likes crying ! He always Yingyingying . Shen Qingqiu always worry about it . But they really love each other .


Ah ,I want to go to bed with Shen Qingqiu. But Luo Binghe will still me . And I think Shen Qingqiu likes Luo Binghe's big mushroom a lot .(Shen Qingqiu:I'm not ,I don 't have !)


I love Shen Qingqiu!

——————————————————————————————

在被冰妹打死的边缘徘徊..


big mushroom 大蘑菇(滑稽)

I'm not ,I don 't have 我不是我没有


蟹蟹观看。